今天是: ,荊門市供水總公司歡迎您!
方言喜劇小品
作者:佚名    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 點擊數:2617    錄入:admin     

收水費

時間:當代某日

地點:阮大爺家

人物:姑  娘:自來水公司抄表員 女 20-30歲

   阮大爺:小區居民  (有些耳背) 63歲

   大  媽:阮大爺老伴    女 60歲

幕啓:台上有一張床和一井蓋(井蓋可虛擬)

[阮大爺上場

阮:(語言帶有濃重的廣東音)老漢我姓阮,家住浏河灣,別看我今年六十三,老骥伏勵我還是個義務保安。我給您老們說哪,剛才,我就看見我們小區一大早來一個行迹可疑的女人,在我們小區東走西串,南瞄北看,不知是好人還是壞蛋!您老們看,她穿得呱哌叽叽,提的包包漂漂亮亮的,可手上的卻拿個鐵鈎鈎,我看不是撿破爛的,就是溜門撬鎖的小偷。不好,往我們這邊來了,我得提高警惕,嚴密監視(佯裝打太極拳)。

姑:走大街,穿小巷,一天到晚抄表忙,風裏雨裏不停閑,酸甜苦辣五味全,(看見阮打招呼)大爺,您老們鍛煉身體呀。

阮:什麽,哪裏有垃圾呀,姑娘,我們這裏是文明小區,可沒有垃圾可撿啊,到別處去撿吧。

姑:大爺,我可不是撿垃圾的。

阮:那你拿著個鐵鈎鈎是幹什麽的呀。

姑:這呀,這是專門開井蓋的。

阮:啊!偷井蓋的,(對觀衆)看見沒有?果然是小偷。姑娘,年輕輕的可不能幹這個呀。

姑:都是革命工作嘛 ,總得有人幹哪。

阮:說什麽咧,幹什麽也不能偷呀,偷井蓋是犯法的哈。

姑:大爺,不是偷井蓋,是開井蓋,看裏面的……

阮:偷裏面的鋼管,那也是不可以的。

姑:也不是鋼管

阮:那就是偷銅龍頭。

姑:大爺,我是打開井蓋抄水表

阮:哦,是我搞錯了,把你當小偷了,原來你是要找手表呀,不小心手表掉進去了,唉(搖頭)年輕人,嘴上無毛,辦事不牢哇。噢,你老了嘴上也不會有毛的啦。來,我幫你開。

姑:謝謝大爺

[倆人一起提井蓋,阮用力一蹲,褲裆開線了。

阮:姑娘啊,不好意思,你這個忙我幫不了啦,你自己慢慢找你的手表,我要回去補我的褲子去了。

[姑娘提開井蓋,抄完表後,到大爺門前敲門

姑:大爺

阮:(開門)哎,姑娘,你怎麽追到我家裏來了呢?對不起,我這褲子還沒補好,暫時不能幫你找的表了。

姑:大爺,我不是找手表的,是抄水表的。

阮:哦,(恍然大悟地)是收水費的,你看我呀,這耳朵不好,聽岔了嗨,來來,進來吧,喲,我這樣是不是有點不……那個禮貌呀。

姑:沒關系,大爺,我們成天走東家,串西家的,什麽場面都見過。

阮:哎,姑娘,你們也不容易呀,你東家西家,風裏雨裏,也夠累的。

姑:累倒是無所謂,就是怕用戶不理解,有的吧,拿水不當商品,說:哎呀,你們自來水不是國家的嗎?現在農民種地都不交錢了,老百姓用水還要錢啦?有的吧,知道應該要錢可就是不肯給,你早上去他說生意沒開張,不給;晚上去,他又說打麻將火不好,沒和牌不給。

阮:這人怎麽能這樣呢,用水交錢殺人償命,是哪一家?我幫你收去。

姑:大爺,不必了,有您老們這樣理解我們,就知足了。

阮:姑娘,你看看我這個月水費是多少,我這就交現錢。

姑:謝謝大爺(拿出本子),您貴姓?

阮:不貴,不貴,我姓“阮”,大名阮四海

姑:哦,您姓“袁”

阮:不是袁,是阮

姑:是袁四海的袁啥

阮:不是那個袁世凱的袁,是我這個阮四海的阮。

姑:還是袁四海的袁麽

阮:不是的那,我的阮是左邊一個包耳邊。右邊一個元旦的元,阮嘛,四是一二三四的四,不是世界的世,那個袁世凱是竊國賊,我不是嘛。

姑:哦,您老姓阮,叫阮四海,您老說清楚嘛。

阮:我說的很清楚了,誰知道你這個姑娘連普通話都聽不懂嘛。

姑:好好,阮大爺,您別說了,咱們抄表吧,您水表在哪裏?

阮:不好意思,我的水表在床底下。

姑:沒關系,什麽地方我都見過,有的在廁所,有的在天花板上,還有的在夾牆裏的,您在床底下還算好的,請您幫我挪一下床就行了。

阮:好,來,我喊一二三,咱們一起用勁,一二三,不忙不忙。

姑:怎麽了,阮大爺。

阮:不好意思,我這褲子又開線了。

姑:算了,阮大爺,我這兒有電筒,我到床下看吧。

阮:那就不好意思了

姑:沒關系,(鑽進床底抄表,正在這時阮大媽敲門)

媽:老頭子,開門!

阮:誰呀?

姑:誰呀,誰呀,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!

阮:哎喲,是我的老伴回來了(正欲開門),哎呀,不行,我這一開門,老伴進來看見我和一個姑娘在家,這說不清楚嘛(姑娘抄完表,正要出來)

阮:姑娘,你千萬別出來。

姑:怎麽了?

阮:我老伴回來了。

姑:大媽回來了,快開門哪

阮:不能開。

姑:爲什麽?

阮:你不知道,我這老伴,什麽都好,就是心眼太小,我一開門,她一進來,看見我這個樣子,說不清楚嘛。

姑:這有什麽,我是來收水費的。

阮:唉呀,姑娘,就委屈你,再到床底下躲一下。

姑:那沒必要吧

阮:哎喲,太必要,姑娘就算大爺求你了,你不希望因爲你收水費鬧得我們老夫妻打脫離吧?就一小會,我馬上支走她。

姑:那好吧,(對觀衆)這算什麽事呀。

媽:老頭子,你在屋裏搞什麽鬼,半天天不開門,是不是在搞什麽見不得人的事呀。

阮:來了,來(開門)老婆,你怎麽回來了?

媽:說的巧氣,我是不是不該回來呀?

阮:我不是說你不該回來,是不該這個時候回來嘛。

媽:你說什麽?

阮:我是說你回來的正好,我正想和你一起去早鍛煉嘛。

媽:呃,這老頭子今天特反常,天天我喊他鍛煉,他都推推攘攘地,今兒怎麽這麽主動,是要把我支走吧,難道這屋裏有什麽秘密?

阮:快點嘛 

媽:慌麽事,今兒我忘了換球鞋,回來換的

阮:換球鞋,好,我幫你到櫃裏去拿。

媽:回來,不是櫃子裏的那雙,是床底下的那雙。

阮:哎呀,我的媽喲,那雙不如櫃子裏的好嘛。

媽:算了,我自己來拿(一掀床單,嚇了一大跳),哎呀,我的媽呀,床裏頭是什麽。

阮:是……是一只貓子。

姑:(出來)大媽

媽:天哪,這哪裏是貓子,硬是一只狐狸精麽。

阮:老婆,你不要誤會嘛

媽:我不誤會,你看你這個樣子,一個鑽床底下了,一個褲子都扯破了,我不誤會,(坐地下大哭),我的天哪,這日子沒法過了,這老不死的,我跟你脫離。

姑:大媽:你真的是誤會了,我是來收水費的。

媽:收的巧氣,收水費,你鑽到床底下搞麽事。

阮:老婆子,你忘了,我們家的水表在哪裏

媽:在床底下

阮:這不就對了嗎?我們的水表在床底下,原來是想挪床的,可一用勁,我的褲子就成這樣了,人家姑娘不想麻煩我,才鑽到床底下去的嘛。

媽:姑娘,你真是來收水費的?

姑:是的,你看(拿出本子)

媽:(笑)你看我,把你當成,哎喲,醜死了喲(捂臉)。

阮:你呀,就是小心眼,還不快給姑娘道個謙。

阮媽:姑娘,真不不好意思哪

 
版權所有:荊門市供水總公司
地址:荊門市泉口一路69號 聯系電話:0724-2304630 網站備案編號:鄂ICP備11003957號
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2